“人的權利和權益邊界應有所擴大” ——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二次會議分組審議民法典人格權編草案側記

 來源:人民法院報 發布時間:2019-08-26 10:44:07 點擊數:
導讀:  8月23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二次會議對民法典人格權編草案三審稿(以下簡稱草案)進行分組審議。草案積極回應社會關切,對相關重要條文深入修改,結構、內容更加明確合理,對民事主體人格權的法律保護更加

  8月23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二次會議對民法典人格權編草案三審稿(以下簡稱草案)進行分組審議。草案積極回應社會關切,對相關重要條文深入修改,結構、內容更加明確合理,對民事主體人格權的法律保護更加完善,得到了與會人員的普遍認可。在充分肯定的基礎上,與會人員堅持問題導向,進一步表達了切實可行的修改、完善建議。

  建議擴大人格權保護范圍

  草案規定了對于死者姓名、肖像、名譽、榮譽、隱私、遺體等的保護,而在司法實踐中經常出現諸如惡意挖掘、揚棄、污損,甚至潑尿撒糞死者骨灰等糾紛,曹建明副委員長建議在草案中增加對于“遺骨和骨灰”的保護。“死者的遺骨和骨灰作為特殊的物,具有社會倫理意義特別是人格象征意義或人格利益,對死者的遺骨和骨灰,建議與死者的遺體一樣,受到法律保護。”

  草案進一步擴大了個人信息的范圍,增加了對于“電子郵箱地址、行蹤信息”的保護,但曹建明認為個人信息的保護范圍仍有所缺漏,與實踐中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的情況還不完全吻合,他建議對可能影響人身財產安全的個人隱私敏感信息再做研究,適度擴大其內涵和范圍。

  左中一委員也指出,草案對于個人信息的范圍認定不夠充分。“比如現在無現金支付已經成為生活的常態,不少個人財富都是通過電子信息呈現的,金融信息在個人信息當中的比重也非常大,建議對這部分內容進一步完善。”

  通過文藝作品、廣告等形式丑化、歧視殘障人士的行為屢見不鮮,引起了與會人員的普遍關注。為保護殘障人士的合法權益,陳國民委員建議增加一項規定,即“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利用殘疾人的身體、心理等特征侮辱、誹謗、丑化、歧視,或者以其他方式侵害殘疾人權益。違反此項規定侵害殘疾人權益的,法律規定的機關和殘疾人組織可以依法支持殘疾人起訴或者提起公益訴訟”。

  此外,全國人大代表鮑守坤建議參照適用肖像權保護的有關規定,在草案中增加對于自然人指紋的保護。

  關注新形勢下個人信息保護問題

  隨著智能手機的普及,一些手機應用軟件權限明顯越界,侵犯用戶隱私和數據等問題頻繁發生,已成為個人信息泄露的重災區。“特別是許多手機應用軟件在收集個人信息時,故意將超范圍權限與正常權限的模塊打包,要求使用者必須同意,否則將無法使用該軟件。”曹建明指出,這類過度收集個人信息的行為,雖經過該自然人或監護人一攬子打包同意,看似符合法律規定,實際上嚴重違背了使用者的意愿,不利于對使用者個人信息的全面保護。

  針對此種情況,曹建明建議將相關規定修改為“行為人收集、處理自然人個人信息,在該自然人或者其監護人同意的范圍內實施的行為,并且符合收集、處理個人信息的軟件或載體的功能,以實現服務目的為限”,以進一步從源頭上堅決遏制違法收集、處理個人信息的過度索權和超范圍收集行為。

  鄭功成委員也對手機應用軟件濫用收集個人信息的情況表示擔憂,他建議草案進一步限制互聯網衍生產品濫用收集個人信息的權利。

  不少與會人員認為,微信、支付寶等網絡賬號涉及個人隱私、具有移動支付功能,需要得到法律保護。而第813條“自然人的個人信息受法律保護”中規定的個人信息保護范圍并未將這類賬號納入其中。對此,熊群力委員建議將“電話號碼”修改為“手機電話號碼、與個人身份關聯的網絡賬號”。

  傅瑩委員指出,草案在涉及個人權利的范圍時,主要還是傳統的姓名、名稱、肖像等概念,“隨著現代信息技術的發展,人的權利和權益邊界應有所擴大”,她建議對收集和利用個人信息加強道德規范,前瞻性地將一些規定納入法律。

  結合社會熱點問題充分審議

  目前,托幼機構、學校以及一些培訓機構,對于未成年人的性騷擾包括性侵問題比較突出。沈躍躍副委員長、劉海星委員、全國人大代表張慧等多名與會人員認為應在草案中明確托幼機構、學校的責任主體地位,建議將草案第790條第2款適當擴充,調整為“用人單位、托幼機構、學校等應當采取合理的預防、受理投訴、調查處置等措施,防止和制止利用職權、從屬、管理關系、師生關系等實施性騷擾”,以預防和減少校園性騷擾侵害的發生。

  此外,鄧麗委員建議同時補充第3款,即“負有管理責任的單位未采取有效措施預防和制止性騷擾的,應當承擔相應責任”。

  為鼓勵遺體捐獻,草案吸納國務院《人體器官移植條例》的相關內容,明確公民生前未拒絕捐獻的,其近親屬可以共同決定捐獻。

  對此,陳斯喜委員表示,要慎重研究將這一內容上升為法律的合理性。他指出有兩個問題亟待研究,一是遺體不等同于遺產,親屬是否有權利自行處理遺體;二是法律作出此項規定之后可能引發的后果。

  鄭功成也表示,這一規定可能引發不安,“因為死者為大、死者為尊是我國傳統文化,這種觀念需要伴隨著社會發展進步而逐漸改變。”因此,他建議關于遺體捐獻,可以加強宣傳引導,先不入法為宜。

  陳竺副委員長則認為,將人體器官捐獻移植的實踐經驗上升為法律,有利于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拯救生命,但為了體現對醫學倫理的尊重和對當事人隱私權的保護,建議在第787條關于器官遺體捐獻增加規定,“非經捐獻人、接受人同意,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泄露捐獻人、接受人的相關信息”。

  草案第790條第1款規定“違背他人意愿,以言語、行為等方式對他人實施性騷擾的,受害人有權依法請求行為人承擔民事責任”,鄧麗指出,實踐中的性騷擾事件除了通過言語和行為之外,也會通過電子信息和圖像等方式進行,因此建議在“言語”之后增加“電子信息、圖像、行為等方式”。

上一篇:織密預防高空拋墜物“責任之網” 下一篇: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
夜色快憣免费完整视频,777成了乱人视频,午夜18禁A片免费播放,国产呦系列(769)爱萝